导航菜单

独/药物无法治疗的强烈孤独感 爱滋患者像活在漆黑房间里-奇人异事网

独/药物无法治疗的强烈孤独感 爱滋患者像活在漆黑房间里

「他们像活在没有窗的房间,一片漆黑,只有门缝透出微微的光。」志工Winter这样形容爱滋感染者的生活。即便在台湾医疗资源完善,可以像一般人一样正常生活,但日常中有许多事情,他们遭遇极大不便,常见被牙医拒诊、动手术找不到医生,到人际关系出现裂痕,那种说不出口的孤独感,是药物无法治疗的。▲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主任杜思诚(左)和志工Winter(右)希望社会对爱滋感染者有更多理解。(图/记者陈宜加摄影)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主任杜思诚说,感染者不被理解,甚至被歧视的问题,至今依旧存在,更经常成为被社会猎巫的对象。武汉肺炎(COVID-19、新冠肺炎)疫情爆发后,感染者感同身受,就像卫福部长陈时中所说,我们的敌人是病毒,不是人,感染者多么希望,有朝一日能够好好地、更有尊严地活着。他说,台湾医疗资源完善,感染者可以获得良好照顾,但生活中要面对更多的不友善与社会污名,例如近年因台湾推动婚姻平权,感染者就被反同人士拿爱滋当作攻击痛处,还有永无止尽的谣言,包括宣称爱滋病患耗费台湾大笔健保资源,甚至吃到感染者口水就会感染等,攻击无所不在。杜思诚说,台湾社会近年已经进步很多,但还不够,希望有更多人可以理解感染者,其实爱滋就像慢性疾病,只要好好服药控制,现在医疗已经可以让病毒量测不到,也不具有传染风险,感染者其实与一般人没有差别。而公众人物、意见领袖发声也是关键,若有人带头为感染者加油,就会有越来越多人愿意支持。「感染者原本身在全黑的房间,只有一点门缝透出光,现在已经有其他小门、窗户渐渐透出光,他们可以选择去推开哪一个,即使房间还是有点阴暗。」谈到感染者过去到现在的生活,Winter这样形容,感染者希望活在光明下,期待社会更多理解。